400-618-6261
2017-09-24 13:11

沉重无比的身子努力的拼命的挣扎着在杯子里

 
  午后三点四十分,下午茶八卦时段。大家各自端着杯子和点心,或靠或立,或走或坐,调侃着新老板的种种暴行。比如:九九六制度。再比如:迟到
 
一分钟扣款50元。又比如:新辞职的阿鑫因迟到被扣的活生生倒贴钱给公司,等等。
  
  新老板端着一盘点心,晃悠悠的从茶水间走了进来。前台妹子阿若眼尖,假装手上一晃,杯子里的茶水泼了一身,尖起嗓子“哎哟、哎哟”叫着,依
 
依嗲嗲的声音压过了空间窃窃议论声。噤声。空静。嗒、嗒、嗒,老板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,空旷的响着,漂亮而华丽。行政总监路言从桌子上抽出
 
一张心相印抽纸在阿若身上划拉着。办公室内因老板的突然出现,气压明显过低,让人有胸闷气短的感觉。一触即发,一点即燃,一碰即炸,一捏即碎,
 
一揉即爆……我琢磨着寻找一个更能贴切形容此时氛围的词汇。不料,心不在焉的读出了声。老板脸上挤出勉强的笑容,假而僵。
 沉重无比的身子努力的拼命的挣扎着在杯子里 
  “哟,大诗人,诗兴大发啦。”转眼看到我电脑边贴的《秋缠》继续着她的亲和。“伤秋即伤心呀,萧萧你的《秋缠》把我的心缠痛了。”
  
  阿若急忙附和:“是呀,是呀,刚才我们正在说萧萧的诗呢,都说满伤感的呢,玉玉念了两遍,眼圈都红了呢。”
  
  策划部首席玉玉叹息一声:“伤秋比伤心好,好诗又如何?有人看懂吗?有人欣赏吗?”“是呀,是呀,萧萧姐,你的诗写的那么感人,为什么看的
 
人那么少呢?更不用说有人评论了。”“嗯,嗯,是的呢,萧萧姐的小说很多人看很多人评论呢。”“说明萧萧姐空间里懂诗的读者少呗。”“诗,本身
 
就不是一般俗人看的。”“也许,太短,不稀罕看呗。”“嗯,也许太高雅,看不懂。”“嗯,也许太俗,没法看。”
  
  一屋子咖啡香,一屋子点心香,一屋子脂粉香。让我想起夜场,想起古时候的戏园子,想起高档的妓院。一屋子的媚俗散发着暗涌的酸味,让我想起
 
一友家里的宠物狗面对主人的摇尾乞怜。
  
  我想起自己杯子里的水还没喝。伸手摸摸,杯子里的水已经凉了,白色的玻璃杯里,安静着半杯清水。不知什么时候落了一只灰色小飞虫,小飞虫很
 
小,小到我戴上眼镜凑近看才看得清楚它的模样。它的半个身子浸泡在茶水里,两只翅膀展开贴在水面上,整个身子全部湿了,只有头还拼命的往上昂起
 
,挣扎着身子在游动,它努力的想游到杯子的边沿,爬出杯璧,还自己生命的自由与轻盈。
  
  我是个喜欢喝茶的人,我喜欢每天用茶清涤肠子肚子里的污浊,在清洗体内杂碎的同时,让灵魂也跟着轻盈,这叫人轻心畅。所以,我喝水的杯子很
 
大,很大,大的对于这个小飞虫来说就是太平洋或者是一个宇宙。也许,它知道,也许,它不知道。可是,它不管我的杯子对它来说是太平洋还是宇宙,
 
只管拖着。
  
  这个飞虫命真不好。我一直是喝茶的,杯子里有水的时候必定有茶叶的。如果此时我的杯子里有茶叶,它也许可以借助一点力爬出去。可是,它的命
 
不好。我已经三天没喝茶了,因为我病了,我在吃药。医生叮嘱说,不要喝茶,多喝白开水。于是,我的杯子里没有茶叶。
  
  我看它可怜,怜它是个小生命,便把自己喝粥用的小勺放进了杯子里。
  
  半小时的午后茶时间到了,老板笑盈盈的回到她的办公室,职员们也收起姿势各就各位。可是,我杯子里的小飞虫却始终没有爬出来,它费尽最后一
 
丝力气,完成了生的欲望。
  
  我顺手扯下玻璃隔墙上贴着的《秋缠》,慢慢的折成一只小船,把小飞虫的尸体轻轻的放了上去,再找出一张A4大白纸,折一个四方盒子,把小船放
 
进盒子,找一张稍微硬些的铜版纸做个盖子盖好,细心的用透明胶封严实,悄悄走出办公室,把它埋在楼梯间的一棵风景树下,双手合十,祈祷它的灵魂
 
安宁:小飞虫,下辈子托生一个大象吧。
  
上一篇: 上一篇:那情景恨不得立马与那爷们私奔去
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

- 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