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0-618-6261
2017-09-24 13:06

那情景恨不得立马与那爷们私奔去

昨天下午,正在修改方案,忽然觉得周身不舒服,头一跳一跳的疼,给同事要了一粒止痛药,和水吞了,坚持把方案做完交给客户。中间,我有点坚
 
持不住,想早点干完活回去。女儿早上说今天要回来,没带钥匙,要我下班准点回,说她带了太多过节的吃食。
  
  可是,我怎么赶都赶不快时间。其一,老板在我面前没完没了的唠叨、磨叽。其二,助理怎么都不能把数据完整的传给我。我心里冒火,想:真是猪
 
队友!一着急头更痛了,我使劲按住太阳穴,免得跳着痛。我心里开始骂娘,可我不知道在骂谁。老板看我皱眉,就知道我心烦了,默默的从我身边离开
 
,黑着脸回到他的办公室,坐在大班椅冲门外公共办公区说:“你们都进来领过节费吧。”我头痛,不愿意动。我说:“我们进去领,叫要,你出来分给
 
我们,叫送。”老板乖乖的走出来给我们分派过节红包。
  
  二那情景恨不得立马与那爷们私奔去
  
  女儿坐在门口的楼梯上,埋在几个便利袋堆里,低头玩手机。掏钥匙开门,女儿把大包小包的袋子拎进屋。问女儿:“你不是说出去玩吗?怎么突然
 
回来了?”女儿说:“本来是和朋友说好出去玩的,开车到出境处,忘记带护照了,想着回去取护照呢,右眼皮却突突突的跳的厉害,外婆不是说左眼跳
 
财,右眼跳灾么?心里一犯嘀咕就不去了。”我笑她:“跟你外婆久了,也给你外婆一样的迷信了。”“妈妈,还有呢,昨晚做梦梦到掉头发,求朋友解
 
梦。朋友说梦中掉头发是应在老人身体有恙。急忙打电话给外婆,婆婆说我挺好的呀,我在吃牛肉面呢。打电话给小姨,她说我在逛街买好吃的。电话打
 
了一圈,没什么事,那就走吧,不知道为什么一走到出境口心就不踏实。”“没想到妈妈么?”“你一天欢实的跟牛犊子似的,上个礼拜还把自己弄的跟
 
春妞似的和爷们约会呢,,谁会想起是你呀?”
  
  “妈妈看女儿弱不禁风,女儿看妈妈钢铸长城!”我叹息一声。女儿急忙搂着脖子说:“妈妈别这样,我不回来看你了吗?没想到这梦应在你身上。
 
妈妈,你下午不舒服了,为什么电话里不告诉我呀,这好像不是你的风格吧。”“觉得不要紧的,你看,这会儿不是好了吗?”我淡淡一笑。
  
  三
  
  好痛,一翻身,骨头缝裂开般的痛,好痛,头一动,脑浆子都晃着痛。咦?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不是好些了吗?今天怎么就加重了?
  
  睁眼看看手机,已是上午九点,想着女儿应该醒了,便无所顾忌的开始呻吟。女儿闻声从卧室里踢踢嗒嗒走出来,一边摇晃我一边说:“妈妈,你做
 
噩梦了吗?你魇住了吗?哇,妈妈你的脸怎么通红呀?哇,妈妈你的额头好烫呀?妈妈,妈妈,你醒醒,你病了吗?你怎么了?你别吓我呀?”女儿一边
 
说着一边找出温度计,塞在我腋下。十分钟后,女儿带着哭腔说:“妈妈,你起来,我们去医院吧,你高烧四十度哇!”
  
  嘴唇蠕动着,声音微弱的对女儿说:“别着急,去楼下诊所买这几样药,妈妈吃了就没事!”说了几样西药和中药的名字,女儿半信半疑的看着我,
 
我点头。女儿穿着睡衣窜下楼去,临出门嘱咐她,再带一碗白粥上来。房门一磕上,我再次昏睡过去。
  
  秋天的气候是干燥的,午后的燥气浸入肺部,迎风咳嗽,遇寒感冒,加上最近加班熬夜,心底焦虑失眠,便有了夜半高烧的重疾。
  
  女儿回来了,按照我的话,把药配好,伺候我吃下白粥,再吃下西药,扶我躺好,拿个小凳坐我床边守着。昏昏沉沉的睡着,迷迷糊糊的醒了,昏昏
 
沉沉的睡着,迷迷糊糊的醒了,几次三番后,终于不再那么难受,问女儿:“几点了?”“下午一点了。”“你去把刚才买的秋梨挖个洞,把枇杷放进去
 
,然后再放两粒冰糖,炖上。”女儿乖乖的做着我吩咐的一切,然后乖乖的坐在我床边,看我精神好多了,就开始调侃:“妈妈,你原来是个医生呀,你
 
病好了可以开诊所了。”“妈妈的病外婆知道,一到秋天就难熬,时不时会犯病的,俗话说久病成医。”“妈妈,我想说,如果我不回来,你病成这样怎
 
么办?高烧40度呀妈妈,你怕自己老年痴呆来的不够早,想把自己烧糊涂了,脑子烧坏了,提早进入老年痴呆,对吧?”说着,俯在我身上呜呜的大哭起
 
来。“妈妈,你刚才的样子我好担心你,我好害怕呀,妈妈,不要这样了好吗?”我抚摸着她胖胖的小手说:“不怕,妈妈以后注意就是了。”
  
  四
  
  上午九点折腾到下午一点,冲剂、药片、药水,三管齐下,高烧终于褪去,这才想起与远方的他的约定。刚想在微信上打招呼,他的信息先一步过来
 
  
  他对我惯例的爱称,两个字两个字重叠着跳进对话框。我笑了。我也惯例着对他的爱称,两个字两个字的重叠着跳进对话框。下面的话,我不笑了,
 
眼泪“刷刷”的流下来,顺着脸颊流到耳朵里。
  
  “我病了。”他说。“头痛,拉肚子。”他打出这几个字来的时候,我好像看到他一副软弱无力的样子。
  
  我心想,你这是干嘛呀,我一病你也病,这不明摆着同病相怜吗。他肠道不好我是知道的,昨晚去酒店喝酒我是知道的。这一定是昨晚酒喝多了上头
 
头痛,酒店里的菜肴不新鲜,不够熟透,吃了拉肚子。
  
  我最近熬夜太多太累,抵抗力下降他是知道的,昨天下午病了他是知道的。他心疼,他责备,他劝说,他吓唬,我嘴上答应着好呀好呀我乖我听话,
 
可照样我行我素,我的压力我知道,任何人也帮不到我,不光千里万里的他,还包括我身边的人。他内疚,他无奈,他自责,我知道的。
  
  他问我:“你好点了吗?”
  
  我说:“现在好多了,上午不太好,高烧40度。”
  
  他那边静寂了一会,说:“我心疼”。
  
  我说:“你肠道不好,是不能喝白酒的,白酒刺激肠道,容易诱发肠炎。”
  
  “是吗?我倒是没听说过的。”
  
  “我现在告诉你,就是这样的。”
  
  “那我知道了。”
  
  “我们都不要再生病了,为对方保重自己吧。”
  
  “今晚,我这里没月亮,台风把月亮刮跑了。”
  
  “我这里有月亮,我替你看吧,你通过我的眼睛看月亮吧。”
  
  “今晚的月饼,我替你吃了吧,你通过我的味蕾品尝月饼的甜味。”
  
  ——我们谁也没说千里共婵娟。
  

- 相关资讯